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是谁杀死了最后一匹野生新疆野马-【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48:41 阅读: 来源: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是谁杀死了最后一匹野生新疆野马?谁都知道与人类历史伴生的马是由野马驯化而来,然而,在当今世界范围内,野马早就被人类猎杀灭绝了,早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原生态的野马,作为具有野马基因的某些品种也只理论意义上的残存在某些人工饲养的基地中和实验室里。

如果说这个被人类把持、祸害的面目全非的地球上真还有野马种群存在的话,人们就会不约而同想到新疆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神秘出没一种的野马新疆野马。在新疆的新疆野马种群不超过200只,也是一种活化石,严格的说比大熊猫更珍贵。所以来到新疆的游人们都会想到新疆野马,希望能一睹这个地球上的野马种群风姿。

新疆野马是草原野马的的一个分支,原产于我国新疆的准葛尔盆地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干旱荒漠草原地带,因此又被称为准葛尔野马或蒙古野马。由于地质和生态环境变迁的原因,逐渐演变为荒漠、半沙漠化地区的动物,栖息于平原、丘陵、戈壁和沙漠中水草丰茂的地区。大约在中古时期野马就生存在新疆的准葛尔盆地,西起玛纳斯河流域、沿乌伦河东延伸到卡拉麦里山、北塔闪一带。现蒙古国西部的科布多盆地也是历史上的一个分布区。可打开动物百科典籍却发现它的正式学名叫普氏野马。它所以获得一个带有洋味的名字,是因为和一个叫普尔热瓦尔斯基的俄国军官有关。这其中却蕴含了一个叫人有几分辛酸、无奈的悲凉的故事。

1876年,普尔热瓦尔斯基以探险者的身份来到新疆,他潜入新疆准葛尔盆地,在奇台'巴里坤一带的戈壁上他发现了这些个头不大有一点像驴的野马,他率领探险队先后三次进入准葛尔盆地奇台至巴里坤的丘沙河、滴水泉一带捕获、采集野马标本,猎杀了9匹野马,将马皮完整地剥下带回俄国,制作成标本后在欧洲展出,一时引起轰动。此前人们一直认为,四大野马即草原野马、高原野马、森林野马、苔原野马都已灭绝了,人们这才知道,他们原以为灭绝了的野马还在新疆的一个神秘角落里存在着。普氏因此而成名,并标榜是第一个发现这种野马的人。1878年,并于1881年由沙俄学者波利亚科夫正式将新疆野马定名为普氏野马,并得到国际动物学界的认可。从此后,每当中国人读到这个洋名,心中总是伴随着几分悲凉与无奈。

其实普氏并不是发现普氏野马的第一人。最早记录野马行踪的是《穆天子传》。相传周穆王西游东归时,西王母送周穆王野马野牛四十,守犬七十,乃献食马。据记载,西周时人们已开始捕杀野马,充当食物和礼物。到了成吉思汗的时候,捕杀野马已经成为壮士证明自己能干的一种行为。普氏野马生活在极其艰苦的荒漠戈壁里,缺乏食物,水源不足,还有低温和暴风雪的侵袭,而更重的是人类的捕杀和对生存环境的破坏,加速了野马的灭亡。可见人类恰恰是野马灭绝的罪魁祸首,而这其中恰恰有我们的祖先。

普氏曾几次进入新疆,企图捕捉到活野马带回欧洲,但一直未能如愿。他第四次准备进入新疆时,在吉尔吉斯美丽的伊塞克湖边的小镇卡拉科基暴病而死,估计当时普氏死不瞑目。普氏死后,并没有使欧洲列强打消捕捉活的新疆野马的念头,相反,因野马的消息越传越离奇神秘,更加刺激了他们的贪欲。最终把新疆野马活捉到欧洲的是一个叫格里格尔的德国探险家,据说此人是爱斯基摩人的后裔,十分了得。当时的德国总督哈根别克和贝德福大公都有自己的私人动物园和马戏团,为了得到新疆野马,他们高薪聘请格里格尔来新疆捕捉。格里格尔凭借自己的探险能力和语言优势,邀请两个同伙加盟。他们一身蒙古人的打扮,于1890年潜入新疆。几经周折,他们终于在准葛尔盆地的东部捕捉到52匹野马幼驹。经8个月的长途辗转,运抵德国汉堡时仅存活28匹,其中13匹后来成功地繁殖了后代。当今存活在世界各地不足1000匹的新疆野马,均为其第10-11代后裔。而原生态的新疆野马却再后来的百年战乱时光里,在毫无保护的状况下迅速的被屠戮,在上个世纪中叶的一个狂风暴雪席卷的戈壁滩上夜晚,一匹新疆野马带着人猎杀的枪弹和创痕终于在狂风暴雪中,一蹶不起,垂下它曾经高昂的头颅,血液渐渐凝固,意识渐渐模糊,肢体渐渐僵化,而后被野狼将尸骸撕碎,只剩下几根白骨新疆野马彻底的灭绝了。

说到这段历史的时候,估计所有的国人都会不约而同得对那些来自进入工业化阶段的欧洲列强们行为感到愤然,对那个自今还背着对中国人来说有几分耻辱命名的普氏,产生几多愤慨和仇视,彷佛新疆野马的灭绝的罪魁祸首正是这个普氏,彷佛这个世界上一匹野马就是这个普氏给残忍的杀害了。这倒使我想起了战乱的阿富汗的塔利班们对那些外来的政治、军事、文化势力的入侵,一定会咬牙切齿。可是,在强烈的民族抵触与仇恨同时,却是阿富汗长期的战乱,而统御本土的塔利班势力的核心理念,却是大规模的破坏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古迹,彷佛炸掉了世界上的佛像,阿富汗就会从此走向世外桃源的美妙世界。而就中国新疆野马的悲凉境遇来说,那个猎杀了九匹野马的普氏和那些贪婪的列强和工业化时代的大亨们捕获了几十匹活体,不管他们的动机如何可耻、贪婪、卑下,对于新疆野马种群的命运来说却很难不说也是一种庆幸。

联想到前不久沈阳被唯利是图的商人生生饿死那么多几近灭绝的可怜的东北虎,想到雪域高原上不断响起猎杀藏羚羊的野蛮枪声,想起那些憨态可掬,摇头晃脑的大熊猫在人类的商业意识关照下麻木的喘息和蠕动......就更为新疆野马的悲惨的命运感到不平和担忧。

为了保护这种濒临灭绝的珍贵物种,1978年在荷兰阿木纳动物园召开了第一次国际野马会议,与会的各国专家提出让野马重返原生地,通过再驯化及适应性训练,恢复其在自然条件下的繁殖及生存能力,逐渐扩大种群,达到在自然界中自然繁殖生存的目的。因当时散布于苏联、美国、西德、东德、荷兰、波兰、英国、瑞士等国的动物园和私人手中及禁猎区的野马仅400匹左右,且长期处于与自然隔绝的人为栏圈饲养环境,使野马在野生状态下所具有的许多优良基因不断退化或消失,同时繁殖能力退化、遗传性疾病增多,从而导致野马面临着在地球上灭绝的危险。

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新疆野马得以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现代文明理念的关怀下,新疆野马渐渐得在新疆准葛尔盆地的基地里存活、繁衍,种群在不断的扩大,目前在新疆境内的新疆野马已接近200匹。更可喜的是按着科学的方法,不断进行野化训练,一些小种群开始野放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上,现在这些种群以适应了自然环境,不断扩大,新疆野马这点血脉终于得以延续,在野蛮神秘的西域那惨烈、悲壮历史文脉中,似是而非增添了几笔温情,在一望无际的蛮荒戈壁上装模作样的留下一点人类雅气,更在人类假惺惺的追求生物多样化的口号声中,为那些或大腹便便或珠光宝器的红男绿女增设了几多看点,于是也才有了本文开篇的那些场景和一幕。

然而,真正的野马早在几百年前就被人类杀光了。而残存的新疆野马也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绝迹了,现在人们看到野放野马群不过是人类克隆的模拟样式,是曾经狂野的新疆野马虚幻的魂影而已

是谁杀死了一匹新疆野马?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现在看来说不清也已经不重要了,而重要的是人在痛定思痛后终于知了就是人类的贪婪与自私杀死了它们,而在人类脆弱的生态呼吁,和假惺惺生物多样性的倡导的同时,依然为人类最可耻的秉性自私与贪婪制造种种的借口和托辞,维系那个可耻而血腥体制,这种血腥不仅之于动物也之于人类同类。

宁津丰荣橡塑制品有限公司

留达科技推荐商家

PJS机械停车场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