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投资网站曝染黄事件上海贝尔600万美元打水漂

发布时间:2021-10-20 21:51:27 阅读: 来源: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投资网站曝染黄事件 上海贝尔600万美元打水漂

投资网站曝染黄事件 上海贝尔600万美元打水漂 更新时间:2010-4-4 0:02:48   仇子明

闪电卖壳欣网视讯可赚7亿元,清仓持股12年之久的 至少套现5亿元,在资本市场一向低调的上海贝尔,近日来却因上述动作而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由此,也将旗下的上海贝尔风投部从幕后拉至了聚光灯前,亦将其通过上海 贝尔工会持股的富欣通信和富欣投资搁在了显微镜下。

本报获悉,上海贝尔有两套班子在运作投资事宜,除了董事长袁欣亲自挂帅,通过工会持股的富欣投资外,上海贝尔还下设风投部,主要投资通信IT类拟上市公司。

在投资领域“双管齐下”的上海贝尔,却并非“双喜临门”。2006年初上海贝尔风投部斥资600万美元投资的分贝网,新近曝出染黄事件,持有分贝网12%股权的上海贝尔,极有可能因此血本无归。

负责该投资项目的上海贝尔战略投资总监徐飞杰拒绝对此发表意见,以“有协议”为由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的投资损益。上海贝尔官方亦对该投资案例的风险控制,以及为何要设立两套班子运作创投表示:“没有可以向媒体透露的信息。”

分贝网“黄”了

郑立,现年30岁,分贝网创始人,2003年创办的分贝网一度捧红了网络歌手香香和《老鼠爱大米》、《香水有毒》等传唱歌曲。身家过亿的郑立一度被舆论视为“80后”创业偶像。

2005年,上海贝尔设立风险投资部,次年12月,上海贝尔斥资600万美元投资分贝网,该笔款项于2007年到位。此乃公开信息中可查阅到的上海贝尔最大手笔的投资。分贝网的负责人士在风投资金到位后曾公开宣称,风投资金将用于并购,并为上市做准备。

负责上海贝尔风投项目的上海贝尔战略投资总监徐飞杰多次在公共场合将投资分贝网视为自己的“杰作”,并多次公开表示:投资分贝网是因为该网站在原创内容当中排在中国网络社区第一位,由于该网是原创音乐,可以规避版权问题,具备广阔的盈利空间。

而今,登录分贝网的页面,网民只能发现,网站无法继续访问,仅在首页上留着“分贝网暂时关闭”的通知。1月29日,分贝网特大网上组织淫秽表演案在湖北荆州市荆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网站创始人郑立等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徐飞杰对分贝网涉黄事件闭口不提,当记者问及上海贝尔的投资是否可以收得回时,徐飞杰也表示,“因为有协议,所以无法透露。”此外,对于既然控股分贝网12%,又为何不对分贝网游走法律边缘的举措加以制衡,以及上海贝尔的风投基金有无健全的非系统性风险控制体系,徐飞杰同样以“有协议”为由拒绝透露。

截至本周记者发稿,尚无上海贝尔风投的企业传出正在为上市而报材料的消息。

“两个”实际控制人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代表上海贝尔风投基金出席各类投资活动的领导中,并无董事长袁欣的身影。除了徐飞杰外,公开出席各类论坛的上海贝尔最高领导是公司副总裁吴斌。

但这并不代表上海贝尔的掌门人袁欣不涉足投资领域。上海贝尔工会控股99%的富欣通信,以及富欣通信100%控股的富欣投资法人代表均为袁欣。

即将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重组事宜的欣网视讯,其现任第一大股东即为富欣投资,在重组方案的报告书中,欣网视讯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上海贝尔工会;但在该公司2003年9月12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却引用发行人律师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的原话称:“尽管贝尔工会与富欣通信之间存在股权关系,但事实上贝尔工会并未参与对富欣通信及其下属企业的经营管理,因此,本所认为,不宜将上海贝尔工会界定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此,在招股说明书中,欣网视讯称自己的实际控制人是第一大股东富欣投资的股东富欣通信。

对于上市前、重组前,欣网视讯对其实际控制人的两套说辞,上海一位参与过上海贝尔某诉讼案件的律师告诉记者,“我曾在有关诉讼案中,了解过这个情况,其实无论是富欣通信还是上海贝尔工会,基本上都可以理解为是上海贝尔,工会的资金都是来自上海贝尔的。至于为什么是上海贝尔工会控股富欣通信99%,而不是上海贝尔直接控股,那是因为富欣通信成立于1993年,当时的法律法规限制,使得国资的上海贝尔不得直接设立子公司进行对外投资。”

1998年,上海贝尔任第二大股东的上海贝岭挂牌上市;同年,富欣通信斥资275万元发起设立欣网视讯;2000年,又将持有的欣网视讯股权以982万元转让给刚成立一年不到的富欣投资,后者居欣网视讯第一大股东至今。

记者实地探访得知,富欣通信和富欣投资共有一间办公室,均在上海市四川北路1666号2103室。

两套班子

既然分别于1993年和1999年设立了富欣通信和富欣投资,且具备实业投资的资质,那么上海贝尔为何还要在引入外资股东后,又设立上海贝尔风险投资部呢?

对此,徐飞杰直接告诉记者,“对于富欣投资方面的事,我不是很了解,没有什么可说的。”而记者前往富欣投资实地探访时,也被一位女性工作人员以“领导都不在”为由逐出门外。

公开信息显示,富欣投资除了控股上市公司欣网视讯外,还持有欣国信息、欣泰通信、欣民通信、欣丰电子、科泰信息等子公司的股权。

记者在上海市工商局查阅上述公司工商档案了解到,这些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均为富欣投资的高管忻秉虹等,且均与上海贝尔有业务往来,多家公司的第一大客户都是上海贝尔。

对于上海贝尔通过上海贝尔工会-富欣通信-富欣投资设立子公司,再将这些子公司的产品卖给“自己”的做法是否合规。上述律师认为:“只要上海贝尔董事会同意,那就没有问题。”

但实际上,由于上海贝尔的董事长和富欣投资的掌门人均为袁欣,关于上海贝尔决定购买富欣投资子公司产品的董事会议案,顺利通过并非难事。

对于公司为何要设立两套投资班子,国资控股50%减1股的上海贝尔的风投部投资黄色网站的损失是否有人负责,设立子公司将产品卖给“自己”的“循环经济”模式出于何种考虑?记者对上海贝尔媒体部提出正面采访的要求,但上海贝尔将问题推给自己的公关公司,公关公司的负责人李正子女士则表示,已经就记者的问题问询过上海贝尔,“上海贝尔的回答是:没有可以透露的信息。”

灭老鼠电话

汽车检测机构

天津移动厕所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