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孙建波明年沪指核心价值区间在23003100之间

发布时间:2020-10-16 23:54:10 阅读: 来源:搅拌站仓顶除尘器厂家

孙建波:明年沪指核心价值区间在2300-3100之间

以“混沌增长、曲折回升”为主题的中国银河证券2012年度投资策略报告会于12月1日在海南三亚举行,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在做2012年银河证券策略报告时指出,2010年11月11日以来的持续下跌已经反馈了悲观预期,而最后的悲观期也是最佳的买入期。  而资金面的信心仍有待恢复,孙建波指出,撬动股市所需的资金并不像总市值那么大,编辑交易将决定股价和指数。  孙建波表示,目前大盘的估值水平一直处于低位,似乎已经不再成为底部的理由,但分析其分布仍能看到价值。  孙建波认为,政策回暖将有利于强化正反馈。当政策开始回暖,股市的方向不会掉头向下,只是经济仍在下滑,政策的效果还需积累,而人们对政策空间的想象仍需时间。  在谈到2012年A股市场的走势时,孙建波表示2012年核心价值区间在2300-3100之间,如果出现极端扰动,将迎来交易型机会。  对于货币政策的走向,孙建波认为基本利率趋势利好,但已有透支。他预计将不在加息,甚至可能出现小幅降息。  在谈到2012年的资产布局时,孙建波认为股票已经重新具有吸引力,可以遵循以下五个方面的思路:1、转型背景(通胀前景与资源价值);2、发展模式(从出口导向到进口替代);3、社会变迁(中产阶层扩大和内需扩张);4、科技动力(战略新兴产业的十二五落实);5、制度动力(大服务业的远景空间).  以下为孙建波演讲的文字实录:  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各位尊敬的领导、女士们、先生们,中午好!非常荣幸我给大家解释一下我们的“曲折”。实际上对于当前的一个股市状况,大部分觉得可能长期的大机会目前看不到。从短期来看,我们的股市经过了2010年的下跌,这样一个下跌的过程我们看到的是,我们的所谓政策放松的预期,以及我们看到经济的增长都在不断的露头。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经过了去年11月以来的三轮下跌,基本上打破了大家的激情和信心。现在我们怎么看?我们觉得今后是一个曲折回升的过程。  昨天欧美各国对他们的汇率进行了大幅度的下调,这部分就是我们讲的第一个内容,就是全球债务货币化迷局,2008年次贷危机,个人的债务必须清偿,不清偿的话,他们的欠债就会扩散。他们的CDS就会出问题,他们出问题就会牵动整个金融格局大的变化。  政府债务呢?政府债务和个人债务是不一样的,和私人的债务是不一样的。我们回顾历史,政府债务有句话:没有不还的,没有还的。政府欠的本地债可以还,他不可能不还的,这就是债务的货币化。为什么没有还的,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政府有更多的收入来源吗?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他怎么做到能还呢?所以他本质上是没有还的,这是政府债务的必然出路。  在这个出路中我们看到债务的货币化的方向,在债务货币化的方向有一个西方的问题,就是我们所说的欧洲债务危机的困局,欧洲的债务危机和美国和其他国家为什么不一片汪洋?欧洲是统一的货币联盟不是财政的联盟。加州有问题美国政府救不救?美方只要给钱就行。对于中国来说我们的西部省份他们出现大的财政危机能让一个省份破产吗?不会。一个统一的国家是有财政协调的。  但是欧洲不一样,他过早实现了货币的协调,但是他没有实现财政的协调。就像我们在发展的过程中,西部地区的发展为东部地区发展做出了贡献。德国走在前面,希腊走在后面,他需要一些财力协调,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达到协调机制,欧洲的债务最终还是货币化的出路,只不过货币化出路的路上他们需要更多的谈判。 既然是谈判必然是曲折的过程。  对明年大家还有另外一个担心的因素,就是明年的大选,明年的大选增加的一些复杂性或是曲折性。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都知道欧美国家的大选是需要选民投票的,每一个想获得投票的人都得去尊重选民的意见。尊重选民的意见,选民是要去维护自己的利益。发达国家的选民利益有两点可能非常重要:一是要保证他们自己的福利;二是要保证他们的就业。  就业对中国的产业发展实际上是一个冲击,可能很多欧美地区他们都有一个概念,中国人抢了他们的就业。要保住自己的福利我们看到欧洲现在的财政约束机制非常的困难。但是这些在任何一个大选的竞选之前的困难,竞选之后政治精英一定会以发展大局为主要的考虑因素,我们是方向是明确的,过程是曲折的。对于出路我们这里面再次提出供给比例。  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欧美特别是美国政府发现,经济增长低迷物价却迟迟不下来怎么办?后来想到了一些主意,主要是促进长期的增长,把钱投到一些长期的产业里,比如说现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一些局部的战略改革,基本上都是沿着供给比的思考出发。我们认为全球政府在遇到凯恩斯主义的问题后,他们不会再用大量的财政货币政策,而会进行局部的修补。我们看到债务货币化的方向,这也是我们昨天看到欧美国家所采用的这样一些政策,这是债务的情况。  我们再看中国的情况,我们觉得中国的方向是增长中推动转型,中国的经济要下台阶,下台阶的过程中我们的政策会怎么变?我们会寻找新的战略思维,不会沿用凯恩斯理论。我们看到短期来看政策的态度悄然转变,政策的态度悄然转变是很多人都承认的说法,政策是谁说得更算?无论从去年7月份的情况还是从今年10月底11月初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中国的国家主席对于保增长更多强调的时候,我们的政策态度是发生变化的。  今年在G20会议里面,我们重点讨论了对增长的呵护,不像过去一段时间严格控制做一个强调,作为增长的支持可能做一个主流的方向。对于未来的方向,除了短期对于增长的呵护,我们看到供给主义的政策思维正在推动着我们在科技方面,在制度释放方面去做一个不断的改进。这些改进在短期来看,我们会看到“十二五”规划会在这个时间里得到更多的落实。我们知道“十二五”规划早就出来了。有一些政策早就谈论了,过去一年我们看到的是政策,而看不多更多的资金支持。这些支持我们会在未来一年看到逐步出台。  这里我们想做一个对比,政府的政策和凯恩斯的政策不一样,他来得非常猛烈,非常令我们心潮澎湃,我们对于政策的态度变化也需要时间积累,我们对市场的信心也是需要时间去积累,这是我们的看法,曲折也是我们在过程中看到的现象,对于这个现象我们需要正确的看待。  对于一个全球的货币化格局,我们一个全局的曲折回升的格局,每次跌得不多,每次都错了,因为每次反弹更少,跌400点,涨200点。我们发现我们的信心、我们的预期都在不断的进行负反馈,这种负反馈使大家到目前为止对政策的放松采取了警惕的态度。昨天下午我们发现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了,市场是什么反映呢?市场的反映不好说,为什么呢?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如果货币政策放松就会控制通胀,经济增长也很难,晚上的时候我们看到全球一致放松,全球一致放松给我们会带来宽松的环境。信心从长期被消磨到重新建立实际上是需要时间的,这是悲观的负反馈,在新的正面反馈是需要时间积累的。  资金面呢?银行的拆借利率都在下滑,这个下滑表明一个现象,我们的资金链没有那么宽松,没有那么紧张。估值对他们有了吸引力,战略估值很明显。我们这里提到另外一个概念,估值的分布很重要。我们可以看到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纳斯达克,他们的股票便宜的很多,比重是大部分,贵的也很多。  在我们的小股票里贵的很多,便宜的没有。从市值的角度来说,我们的股票市值基本上都在10亿人民币以上,没有很小的。从纳斯达克来看,在大于10亿美金的比重只占20%左右,这是从结构来看。  从整体上来看,估值水平处于相对低位的情况下,在悲观的负反馈和长达三轮的消耗之后,我们看到转折以后,我们今后会在政策回暖大背景下不断强化正反馈。昨天两个事件的变化使得这个正反馈今天反映得比较强烈,总体来看正反馈的形成是需要信心不断积累的。  对大量的资产配置,我们觉得当前是股票具有认购吸引力的时机,2012年的核心价值区间我们认为基本上是能够在当前相对低的基础上实现回升的,虽然这个回升的过程是相对曲折的。  对大的资产配置股票具有吸引力,债券呢?由于我们利率处于相对较大的水平,所以它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市场对这个过程有一定的预期,这个空间被局部的透支。  从信贷来看,中国的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能发债的公司,本身大家对它的信用评估就没有像发达国家那么大,这一块从国家来看大的空间没有,但是现在我们看到有些债务投资者比较担忧,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  大宗商品我们觉得是一个振荡时代里的空间是跌出来的空间,大宗商品的价格不仅仅决定于货币,也决定于需求。当我们经济增长维持在这样混沌的状态,看不到大的动力,大宗商品大幅度的上涨是比较困难的。  整体上我们看到在振荡的时代,对我们的要求是相对客观、相对平心静气的看振荡,高位的时候我们也能看到机会,低位的时候我们也能看到机会。  我们的资源范围、概念、外延变得大一点,从发展模式的角度来看,过去的十多年,特别是从90年代起,出口型的公司表现比较好,就是因为我们当初的发展战略是出口导向。今后我们向进口替代型转型。我经常会说这样一段话,外国人办公司,GDP是中国的,利润是老外的。我们能做到进口替代可以实现一个目标,GDP是我们的,利润也是我们的。对于这样的一些公司我们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的各个行业研究员也在专门探索,哪些行业、哪些公司、哪些产品可以实现更多的进口替代。  中国的社会变迁,我们一直在说,中国的中等收入人群在扩大,他们的扩大,中等收入人群是比较重视生活品质的,大众品牌消费不是完全的分水岭,而是能够让中等收入人群能消费得起的品牌,这里面集中体现在食品、饮料,安全的食品饮料,体现我们有一定品牌的服装。  从科技的释放来看,我们看到整个“十二五”推进会在下面去落实,这既符合“十二五”方向,也是符合我们对政策思维变化,我们未来的方向在这些方面摸索并产生,我们选择的是当前具备一定产业基础的科技,比如说我们的节能环保,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专业服务业的公司。  刚才几位专家强调的是中国制度释放的空间,当我们目前遇到增长困难的时候,我们在发展服务业。在过去有管制的行业我们实现一定的制度释放,制度释放将会带来我们盈利的空间。  整体来看,我们对于2012年的看法是一个曲折回升的态势,这个曲折回升的态势中,我们看到经济增长长期的动力还有所欠缺,物价还有所困扰,全球的货币化格局、债务增长格局会推动我们资产价格优所回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探索社会转型的方向,发展模式转变的方向,中国产业变革的方向,从中寻找我们的结构性机会,这是我们对于2012年的整体看法,谢谢大家。

补习ib

英国alevel考试

alevel辅导培训机构

alevel课程有哪些